幸运赛车

“有目标的人在奔跑,没有目标的人在流浪”——记和县功桥派出所民警潘长佳
发布时间: 2016-03-20 浏览次数: 310

潘长佳,男,1991年生,安徽巢湖人,中共党员。巢湖学院2015届汉语言文学专业毕业生。2015年通过安徽省公务员考试,同年8月至11月在和县香泉派出所实习,2015年11月至今就职于马鞍山市和县公安局功桥派出所。

周六上午,我们一行四人,从学校出发,辗转三班车来到含山县陶厂镇。由于没有直达功桥派出所的车,我们联系了潘长佳学长。约莫半小时后,一辆车在不远处停了下来,车上走下一个人,瘦长身材,身穿藏青蓝制服,英俊挺拔,精神抖擞,眉眼间满是年轻人的朝气与活力。学长特别热情,一路上给我们介绍沿途村庄的情况。功桥镇位于和县西南部,距县城22.5千米,地理位置较偏僻,处在三县交界处,西接含山县陶厂镇,南面与芜湖市沈巷镇相对,辖区总人口5万余人。而整个功桥派出所仅13人,包括6名警察和7名辅警。13名民警责任重大,他们守着功桥的热土,保卫着逾5万人的平安。一番波折后,我们终于抵达功桥派出所,采访也随之展开。

选择,始于“藏青蓝”的梦想

2015年6月,潘长佳从巢湖学院文传系毕业,告别了熟悉的校园。8月,安徽省公务员考试拟录用名单公示,潘长佳顺利通过考核。反复确定名单上的信息,潘长佳难掩激动。很快他又陷入沉思,因为此时的潘长佳已在肥东圣泉中学从事了几个月的语文教师工作。面临选择,教师还是警察,潘长佳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男孩子嘛,多少有点儿警察情节,我自己呢也不安于教师现状,两相权衡下就辞了教师的工作。”潘长佳笑着解释道。

2015年11月25日,一个普通的日子,于潘长佳而言却有着特殊的纪念意义。“因为今天我正式成为一名警察被分配到功桥派出所工作,因为今天我的‘藏青蓝’的梦想一再被修正,多了辛苦,多了委屈,更多了沉甸甸的责任。”潘长佳在日记中写道。入警第一天,潘长佳本想早点来派出所“表现”一下,早上七点拖着行李报道时,功桥派出所里早已一片忙碌。放下行李,换上制服,潘长佳跟着老领导芮所后面开展工作。派出所实行的是类似师傅带徒弟的“传帮带”模式,由经验丰富的老民警带着新民警处理各类案件,新民警在指导和实践中能够得以不断成长。当民警的第一天,潘长佳跟着芮所先后处理了开设赌场案,家庭纠纷,逃犯抓捕工作以及毒针枪打狗案。在处理“毒针枪打狗案”时,芮所带着潘长佳追堵违法行为人、进行现场勘验、做报案材料。他们一边忙碌,一边听着群众说“警察只知道抓赌,偷鸡摸狗的事却管不了。”年轻的潘长佳第一次遭遇这种情况,“当时我的眼泪一下涌向眼眶,心里委屈得要命。工作苦点累点我们都不怕,村民的不理解才是让我们最受挫的,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真得感觉好委屈。”结束第一天的忙碌,潘长佳看了看时间,已是次日凌晨。躺在床上,脑海中回放着一天的经历,潘长佳久久不能入眠,他告诉自己“这才是我当警察的第一天,辛苦与委屈和责任是不能比的,我要用智慧、勇气来维护这一方土地的安危。”

入警第一天,感受如此深刻,以致于后来他忍不住将入警第一天的感受写成一篇文章《我当警察第一天》发表在《和县公安》杂志上。

其后的一年多时间里,潘长佳渐渐习惯了这样的忙碌工作,在我们采访中,潘长佳说: “时至今日,再让我写这样的文章,我恐怕就写不出来了。”是啊,当忙碌与委屈成为常态,谁还会有那么大的感慨呢!在我们外出就餐回来时,他若无其事地指着几个同事说,“他们正准备去食堂吃饭呢!”我们看了看时间,已是下午一点半钟。

坚持,因为肩负的责任

采访进行到一半,报警电话响起,潘长佳迅速接起,他面色沉稳地问明情况后结束通话,放下电话第一时间冲到窗户那儿喊道“XXX,出警!”他迅速穿戴好单警装备,带上警帽又冲了出去,一个健步上楼跑去叫其他出警的同事,所有事情仅在一分钟内完成。

潘长佳出警后,我们采访了功桥派出所所长周吉文。我们首先就刚刚潘长佳接警、出警的事问: “您放心他吗,就这么三个人去?”周所长笑着肯定道: “小潘已经完全可以独当一面了!”

周所长详细介绍说,功桥派出所上班采取的是“两班倒”模式,每天保证3个民警和3个协警在岗,出警人员也基本固定,2个民警加若干辅警。值班时间以24小时计,从早上8点一直持续到次日早上8点,工作强度很大,生活、饮食、起居都很没有规律。有些年轻人就业期望值过高,把警察这一行想得太理想化,结果来了乡镇发现基层警察的工作与影视剧中塑造的高大上有很大出入,容易造成心理落差。“小潘还是很不错的,虽然刚来时也有受挫,但是他能够及时调整好心态。”对于潘长佳,周所长这样评价道,“在这工作一年多,小潘基本掌握接处警、基础管理、执法办案等工作,这个年轻人成长得很快。”

正说着,潘长佳赶了回来,第一时间向所长汇报出警情况: 邻里纠纷引发打架,两方受伤,已安排伤者去了医院,相关人等也带回派出所接受进一步问讯……他的有条不紊的汇报,似乎也完全印证了周所长对其能力的高度评价。

向所长表达感谢后,我们继续采访出警归来的潘长佳。基层派出所的一个很大的功能是治安管理,经常会遇到各种遇到老百姓之间的邻里纠纷,派出所往往以调解、化解当事人之间的矛盾为主,很少用到拘留等强制手段。功桥民众逞勇斗狠的风气较重,一场普通纠纷往往容易引发双方大打出手,更有甚者会引发两个村子的冲突。“每年功桥派出所送往马鞍山市拘留所的人数就多达一百余人,我们处理的案件中占比最大的就是打架斗殴的事件。” 潘长佳无奈地说,“我们不是以关人为目的,而是以解决矛盾为目的。”

采访中他的电话一再响起,好在虽是一些工作上的事,但只需协调处理,无需出警。我们笑着问他: “害不害怕接电话?”这似乎问到了他的心眼里,“怕倒谈不上,这是我的工作嘛!但确实有点电话强迫症,有时半天接不到电话,反而会怀疑电话出问题了哈!”

热爱,源自百姓的肯定

基层警察的工作非常辛苦,长年值110班的人,只要值班,几乎都睡不好觉,精神处于紧张状态。潘长佳坦言,最初的几个月,自己一直处于一种精神衰弱的状态,最怕值110班,晚上基本睡不了,因为不确定的因素太多了。此外,基层警察的工作时间有独特的地方,按照公务员的普通作息时间根本无法适应。比如说黄金周的休假,试问一个派出所怎么可能脱人呢?基层警察很多事务也不能在白天上班时间做,比如抓逃犯,登记暂住人口。

过年期间是案件频发期,功桥镇总人口逾5万人,年轻人大多在外务工,平时在家的只有2万人,一过年全回来了,人一多摩擦也就多了。今年大年三十至正月初六仅七天,功桥派出所一共处理了165起警情,所有民警全部待命,基本上没时间正常休息。为此,派出所领导请求上级加派了5个特巡警以缓解工作压力。即使这样,高强度的工作还是压垮了很多人超负荷的身体。2017年2月10日,农历正月十四,早上六点左右,刚醒来的潘长佳惊讶地发现还在熟睡中的同事XX满脸都是血。这可吓坏了大伙,到医院一查,所幸无大碍,医生说是因为劳累引起的鼻炎复发。

警察这么辛苦,你后悔当初的选择吗?“从来没有!”潘长佳斩钉截铁地说,“这份工作确实不易,但是我收过最好的礼物就是村民的感谢”。某日清晨六点左右,一位陈姓老伯和一位黄姓老伯先后报案,均称自己家的牛丢了。潘长佳告诉记者,在农村牛是一笔不小的财产。接警后,潘长佳和同事们第一时间赶到现场,由于黄、陈两家距离较远,同一时间丢牛,大家推测牛可能是被偷了。潘长佳说,我们兵分三路一组勘探现场,一组步行上山,一组周边调查。由于前两天下雨,路特别烂特别滑,很不好走,大家上山时都很小心。从早上六点一直持续到下午五点,历时11个小时,潘长佳和同事们始终没有放弃,最终在山上找到了黄、陈两家丢了的两头牛。排除了被偷的可能性,一阵轻松,大家伙开玩笑说道,这么远的两户牛居然在一起,是不是“私奔”出来的。“找回丢失的牛,两位老伯十分激动,双手握住我的手说了好多遍感谢,硬要留我在他家吃饭!看到我的鞋脏了,还让我去他家洗洗。”回想起那天的画面,潘长佳的心里便涌上一股暖流。

因为热爱,潘长佳在掌握“警”言“警”语的同时(在处理复杂事件的现场,能娴熟地使用一些法律条文,便于民警能第一时间“镇”住现场),也逐渐地在掌握“村”言“村”语,为的是能听得懂当地老百姓的方言,使用他们的习惯用语,走进他们的心里。在送别我们的时候,他很自然地用当地方言祝我们一路顺风。是的,“一路顺风”,我们也祝愿这个年轻的警官在朝着理想奔跑的路上“一路顺风”!

记者手记: 潘长佳的QQ个性签名是“有目标的人在奔跑,没有目标的人在流浪!”这让我想起了一句诗——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潘长佳曾说,民警自诩“奥特曼”,因为在百姓眼里你就是“无所不能”,在无所不能背后是沉甸甸的责任——忠于祖国,忠于人民。和其他民警一样,他穿梭在乡镇集市,行走在乡村田野,用热血和忠诚编织千家万户的幸福、美满、欢乐、温馨。(文/通讯社 张庆云 图/受访者提供 审/陈小波)

幸运赛车_幸运赛车注册 manbext官网-manbext手机注册 威尼斯人注册_澳门威尼斯人注册网站 极速飞艇 188比分直播篮球-188篮球即时比分直播|幸运赛车 必威手机版-必威手机版官方网站 电竞投注_lol比赛直播 永利app_永利app手机版 体育网投_体育网投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