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赛车

风雪夜归人——记巢湖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民警周健
发布时间: 2015-12-09 浏览次数: 1575

 

周健,男,1987年生人,安徽巢湖人,2004年至2008年就读于巢湖学院英语专业,2008年通过公务员考试成为巢湖市公安局一名人民警察,2008年至2011年任职巢湖市槐林镇派出所民警,2011年至今在巢湖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工作,目前任合成作战中队中队长。

图右一为受访者周健

其实一开始听到要去采访的学长是刑警的时候,还挺惊讶的,想象中的刑警应该是眼神冷酷,制服笔挺,与歹徒英勇搏斗,上演TVB警匪片的角色。我们站在刑侦大队门口,真实的他向我们走来,并没有穿警服,精神饱满,黑色T恤上印着“世界和平”几个字,很符合一个警察的愿望,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如果不是巢湖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的门牌立在旁边,他的身份可以猜测成很多种,快递员、小商贩、甚至是保安。那天阳光正好,微风不燥,他就这么从阴影处走到阳光下,带着警察的干练和微微的笑意,他是周健,一名刑警。

适逢其会,猝不及防

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适逢其会,猝不及防。周健在没有接触警察这一职业之前,对这一行业一无所知,大学学了四年外语,当时的他完全没想过会成为一名警察,所有的一切似乎是顺其自然,又带着那么点缘分的意味。父亲是一名老师,听从父亲的建议大学选择了外语专业,但是在面临择业的时候,他毅然决定考公务员。那段时间他把大学四年所有没用过的功全攒着一起用了,汗水的浇灌,阳光的滋润,果实才会丰收,全力以赴的准备,过硬的身体素质,2008年他成为槐派出所的一名人民警察。在这里,他经历了形形色色的故事,这些故事可能渺小,却是他成为一名警察的开始。从鸡毛蒜皮开始,调解纠纷、救助群众、办理案件等等。只要是群众报警你就要去,还曾遇到过一些哭笑不得的事情,比如家里猫跑到树上去了。也许当时遇到这些事情时,周健只觉无奈,后来某个时间段不经意间想起,却是记忆里不可缺失的一部分,成为独属于我们的故事,什么是故事,不是为了沧桑而硬挤出一张深邃的脸,那只会让你五官僵硬,故事是你走在路上,不经意落在脸上的风霜。

对得起党和人民,对不起家里人

现在他所在的合成作战部门主要负责系列案件和团伙案件的侦查工作,工作相比以前更忙碌,当然面临的危险也更多。“前段时间,刚刚抓获了一个盗窃团伙,该团伙在我市一个超市内盗窃了五万多元的财物,经追查后发现他们一路逃往河南、浙江、江西、广西,最后,我去广西山里,把其中的一个犯罪嫌疑人抓回来了,后来发现他们在宿州还盗窃了价值40多万的黄金。”寥寥几语,就讲完了一个案件从侦查到抓捕的过程,虽然周健没有讲述案件的细节,没有提到破案的辛苦和危险,但我们应该可以想到,从巢湖到广西的深山里,一路是怎么过去的,要时刻注意犯罪嫌疑人的踪迹,精神高度紧张,到了山里,不熟悉地形,又要抓捕可能持有危险工具的犯罪嫌疑人,危险不言而喻。在我们看来这很英勇,但是在周健看来这只是他工作的一部分。危险对于警察来说如同呼吸中的尘埃,虽然看不见,但是紧紧相随,受伤对于警察来说如同意外而来的太阳雨,尽管时刻注意,但是不可避免。对于一名刑警来说,有些小伤磕磕碰碰不值一提,因为那是职业生涯记录本里一些不甚清楚的铅笔印,随着时光的流逝逐渐模糊,而成为职业经验的垫脚石。周健从警已有八年之久,我不清楚这八年里他留下了几处伤疤,但是他最清晰的一次受伤是在抓捕过程中跳下二楼导致韧带撕裂。“2014年就在南门蛋炒饭对面,我在抓逃犯,他从楼上跳下来了,我也从楼上跳下来了,尽管二楼不是很高,但是楼下全部是乱石,脚一下子踩在里面了,当时的一瞬间是感觉疼,但是人还没抓到,也顾不上这些,先把人抓到再说。”后来逃犯抓住了,周健才开始觉得不对劲,检查后发现脚部的韧带撕裂了。从一瞬间的疼到发现韧带全部撕裂,我不清楚这中间经历了多久,不清楚是否是一个警察的责任感支撑着他,推迟了痛感的来临。

周健在作战室研判案情

采访过程中,周健的手机不时响起,明显他很忙,忙到不知道自己女儿的老师是谁,不清楚女儿的学习情况。他说: “我对得起党和人民,对得起人民警察这个称呼,唯一对不起的就是家人。”警察,意味着随时待命,随时加班,随时出发,是丛林,是荒原,是阳光炽热的奔跑,是大雨滂沱的追逐。

面冷心热, 他烤着生命之火取暖

他说: “除了家人,很难相信任何人,如果你们不是母校的老师和学弟学妹,我是不会和你们说这么多的。”听到这句话的那一刻我心里是咯噔了一下的,心想我们看起来也不像是坏人吧。“也许是职业习惯,每到一个地方,首先会观察环境,然后观察每个人的神情、动作等。长时间的从警生涯,见过形形色色的人,见过形形色色的事,太多的负能量让我无法去完全信任。”的确,周健没有热烈的笑容,有的只是经历很多之后的淡然。他似乎是常常板着脸,给人感觉是带着客气的疏离,但其实周健是面冷心热。职业警戒性很高,并不意味着冷漠。一次开车路过北外环,周健看见一个人偷偷摸摸地在推着一辆电瓶车,还东张西望,周健果断拦住了他,经过审查带破了十余起案件。职业警戒性很高,并不意味着疏离。有一次周健和家里人一起外出吃饭,出来时正好看见一个人坐上出租车,发现上车的就是一直在寻找的一名犯罪嫌疑人。尽管车子上还坐着妻子和女儿,但是周健还是决定跟着那辆出租车,车子逐渐驶向一个偏僻的地方,他叮嘱妻子和女儿千万不要出来,自己一个人下车,最终将该人绳之于法。正如极限重生的阿伦·拉斯顿所说: “因为爱本身,并不仅仅是为了充实自己的人生,更是为了充实他人的人生。”周健的不相信,却让我们更加相信正义。

从警八年,周健办过很多案件,但最让他印象深刻的却是一件没有结果的故意伤害案。“受害人的家庭条件非常差,在案件中整个大腿断成三截,一大帮人在现场,不知道什么原因受害人就摔倒了,由于受害人曾经出过车祸,按医生的说法即使好好走着都有可能摔倒的情况。所以从办案角度来说,证据不足或没有证据证明是无法抓人的。那年过年,我想着去看看他,到了他家之后,门一开,屋子里放了一个小炉子,炉子上放了一个锅,揭开锅,锅里面就一个馒头,那一瞬间有点心酸,我一直记得那天是大年初二,所有人都在开开心心的过春节。”一个炉子,一个锅,一个馒头,周健记了很多年。他用自己的光照亮了别人的生命,用自己的热温暖了其他人。

风雪夜归人,也许今晚会刮风也许今晚会下雪,但是他依旧很晚才回到家,夜晚的路灯熟悉了他的影子,在布满星空的夜里归家,缓缓放轻了脚步,原来月亮告诉他不要吵醒熟睡的女儿。第二天上课老师问: “你们的爸爸是做什么的?”小女孩骄傲地说: “我的爸爸是警察。”周健为自己的职业而自豪,他的家人为他而骄傲。现世安稳,岁月静好,愿所有的美好如期而至。

记者手记: 真的觉得自己很幼稚,问过很多人这样一个问题,对于周健学长,我也不例外的问了: “每天做同样的事情会很无聊吗,在合成作战室里,每天盯着电脑,会有茫然之感吗?”“每天脑子里充斥着无数的数据,侦查、抓捕、审讯无缝连接,没有时间无聊。”的确,你过得太闲,才有时间执着在无意义的事情上,才有时间无病呻吟所谓的痛苦,那些忙碌的人,他们的时间都花在努力上。生命里除了诗和远方,更多的是真正的生活。(学生记者: 赵苏红)

幸运赛车_幸运赛车注册 manbext官网-manbext手机注册 威尼斯人注册_澳门威尼斯人注册网站 极速飞艇 188比分直播篮球-188篮球即时比分直播|幸运赛车 必威手机版-必威手机版官方网站 电竞投注_lol比赛直播 永利app_永利app手机版 体育网投_体育网投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