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赛车

村官李智的微信朋友圈——记含山县西河村党支部副书记李智
发布时间: 2015-04-07 浏览次数: 277

李智,女,1990年生,安徽省马鞍山市人。2008年至2012年就读于巢湖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曾执教巢湖春晖私立学校,担任初一年级班主任兼语文老师,2013年考取马鞍山市大学生村官。现任马鞍山市含山县西河村党支部副书记兼代办员。

曾经的她,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获得奖学金证书、首届省师范生技能大赛二等奖等荣誉证书无数;现在的她,是一名服务基层的女大学生村官。巢院学子在基层,今天记者将带您走近含山县铜闸镇西河村党支部副书记——李智,走进李智的微信朋友圈,为您讲述一个女大学生村官的故事。

微信朋友圈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很多人喜欢在那分享生活中的喜怒哀乐。学姐也很喜欢发朋友圈,朋友圈里的内容也十分丰富,下面是记者从学姐的朋友圈中摘取的几则动态:

2014年5月26日08:40

“我也晒晒我的工作站,连个帐篷都没有!”

2014年12月7日20:18

“明早有没有人请我吃早点?我请也行啊!农村有钱都买不到的东西。”

基层条件是艰苦,但办公的地方怎么会连帐篷都没有,是不是太夸大其词了。其实第一则动态上还附了一张图片: 两棵大树间拉着一张横幅“秸秆禁烧工作站”。在之后对学姐的采访中我们了解到因为秸秆焚烧会造成严重的大气污染,所以秸秆禁烧就成了每年基层工作的重点。“政府每年会下达任务,全员出动,一整天在田间地头看着,防止村民悄悄焚烧秸秆,白天烈日当头,晚上蚊虫叮咬,这些都能忍忍,但农事讲究时令,村民们急着腾出空地播散新的作物种子,因此双方常常爆发冲突。马上又要到那个女的当男的,男的当牲口用的季节了”学姐苦笑着看看窗外,那里油菜花开得正盛,美而艳。

 

办公的地方是两排刚刚粉刷过的平房,户外运动设施也算齐备,“其实不是所有基层的条件都很差,我们这就不错,但刚来时我还是有点崩溃的。初来时,这里公路还没修,坑坑洼洼,回家一趟还得过轮渡,记得那年冬天妈妈给我寄来一件在香港买的羽绒服,刚刚穿上身去街上吃饭就被一辆车溅了一身水,半边成了泥人。最尴尬的是这里没有厕所,还得去借用农户家中的厕所,而且其他干部都是本地人,村里没有食堂,到街上去吃又不给报销。怎么说呢,一个星期,从家来的时还是小公主,回家时就成了捡破烂的”学姐调侃道。“不过那些都是当时的想法了,那时自己还没从家里小公主的角色中转换过来,新农村建设步伐挺快的,现在公路修好了,也新建了厕所。”

正如学姐所说那些都是以前的想法了,现在学姐的朋友圈里少了对环境的抱怨,更多的是对同事与村民的赞美与感恩,还有对工作状态的满足:

2015年3月24日09:49

“和同事走在下村的路上,感谢老乡的馒头”

2015年7月24日12:30

“上周发现村里的棉花和芝麻都开花了,这周发现含山的稻子开始都成熟的迹象了,感谢同事请我吃自家炒的花生”

“虽然吃饭问题还没解决,但是领导和同事都挺照顾我的,还有当地村民不时也给我送来土鸡蛋和西瓜,有时还请我到他们家中做客。既感动又惭愧,村民就是这么朴实,我并没有为他们做过什么大事,他们仍旧记得我、想着我。但说起来还是有办几件让自己充满成就感的事”。原来随着广场舞的盛行,这里的村民也想学广场舞,可惜没有老师,于是学姐便组建了一直队伍,自己教她们广场舞,并且教会她们用电脑找广场舞的教学视频。“我还负责平时村里照片的拍摄,网站的管理。在这里收获了很多,学习了很多,如果可以,其实你们完全可以下来练练”。

记者回想起在学姐微信朋友圈里看到那些舞蹈的分享,绿水青山的照片,懂得了于学姐而言,朋友圈不仅仅是简单的朋友圈,更是一个工作的平台,她利用朋友圈更好地工作,更好地帮助有需要的村民。

2016年3月10日12:23

“我村大吕一户人家遭遇不幸,儿子吴某某(此处记者略去了真实姓名)得了尿毒症,小小的家庭无法承受如此重创,愿大家伸出爱心之手予以帮助!三块五块也是爱心!”

2016年3月15日10:53

“这是我工作所在村庄的真人真事(指上面吴某某事件),我们在无意间看到了这则消息,我们去患者家里了解情况,后来我们开始了捐款和其它帮助活动,感谢已经捐款的爱心人士,也希望大家能多多伸出援手,帮助这个年轻人。”

上面两则动态,也是摘自学姐朋友圈,它引起了记者的关注,毕竟这两则消息的发布没几天呢!也巧记者采访的当天,学姐要下乡到这户农户家了解事情最新的进展,于是我们随学姐及村里另一位书记(学姐称他为老陈书记)下乡了。

一路上学姐与老陈书记都在给我们介绍这里的新农村建设,种植大户、养殖大户,洋溢的都是满满的骄傲之情,感觉就像父母对外介绍自己金榜题名的孩子一般。期间记者下车采景,学姐也随之下了车,不时拨动着麦苗,她说这是在希望的田野上工作。

驱车来到吴某某家,当从村民口中得知吴某某的父亲竟去打牌赌博后,“他竟然还去打牌了”学姐显得十分的意外与气愤,“去把他给我叫过来”老陈书记也发飙了,一开始还有点意外他们的反应,当真实地见到吴家的情况后,才明白是情理之中。学姐就网上募捐的一些情况进行了说明,提出希望使用吴亮亮本人的微信号进行募捐,消除爱心人士的怀疑,获得更多的帮助。离开吴家时,走在后面的学姐轻声安慰着一直哭泣着的吴家孩子的母亲,“我不能保证能帮什么忙,但一定会尽最大努力的,希望能取得红十字会的帮忙”。这样的事看似也平常,但记者了解到吴家本没有申请当地村部的帮助,是学姐和张书记无意间从朋友圈知道此事后主动伸出了援手。我想起来在之前的谈话中学姐提到了两类领导: 一类天天坐在办公室,有人找上门才帮忙的领导;一类是想尽办法为民众谋福利的领导。也想到午饭时,张书记和妇女主任争辩时说的一句话“群众看领导,党员看干部,我们既是领导又是干部,就得带头捐款”。我想村里的几位领导应该都是学姐说的后者,包括学姐自己。否则,一个异乡人怎会对这块土地这么熟悉,怎会对这里的建设成果表现得如此的自豪;否则,两夜未眠只为防汛的老陈书记怎会一定要我写上他对学姐的评价“朴实、踏实、干事”;否则,张书记怎么会希望能有更多像李智这样的大学生到基层来。“李智教会我们如何使用网络、新媒体、使用社交网站等工作,让村子能与时俱进,带来的无疑的是现今农村最需要的东西”张书记道。

2015年7月2日10:51

“在农村工作虽然看上去简单,可是实际上,我经常觉得自己的知识不够,不仅仅是实际经验不够,书本知识也不够!力不从心”

2015年9月20日00:04

“如果有一天离开了含山,我会想念含山的云。”

学姐说如果不是真实的体验过基层生活,她不会觉得这样的生活工作有什么苦、累,但想象跟真实体验是完全不同的,“就像你们肯定会觉得我是被家里宠着才会觉得这里环境比较艰难,但若有一天你们真正实践过,你就会发现想得实在太轻松了,你们还太年轻”。

走访农家后,学姐开车送我们到路口乘车返校。“同学聚会时,他们都说,大智原来都多风光,现在却只能给领导们倒烟灰缸。我心里五味杂陈,说不清道不明,其实难熬的是异乡人的身份,成家以后也不能总两地分居,有一天我会离开这里,去一个更繁荣离家更近的地方。但人也不能活在别人的眼光中,我在基层待了这么久,体会到基层生活的艰辛,我肯定要为之作出努力,改变点什么,哪怕只是一点”。

对于离开这里的想法,学姐毫不避讳,她说年轻人要敢于下基层锻炼也要敢往上拼搏。

 

是啊,已奔波在路上,别无他法,必须强大。

记者手记: 村官,一段看似质朴又偏远的人生,一段看似沉默又寂寥的青春,一程看似简单却又别致的人生。对李智学姐的采访让我知道青春其实可以不用绚丽不用张扬,也可以依旧这般独特。根基扎得深,以后才能枝繁叶茂,抬起头来,才能幸福的仰望。从书记助手到副书记,从劝阻秸秆焚烧时的茫然无措到现今处理纠纷时的得心应手,学姐一步步地成长着,希望她走得更远更好,相信她会走的更远更好。(学生记者 李品秋)

幸运赛车_幸运赛车注册 manbext官网-manbext手机注册 威尼斯人注册_澳门威尼斯人注册网站 极速飞艇 188比分直播篮球-188篮球即时比分直播|幸运赛车 必威手机版-必威手机版官方网站 电竞投注_lol比赛直播 永利app_永利app手机版 体育网投_体育网投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