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赛车

你是山野吹来的风——记望江县袁祠小学特岗教师杨璇
发布时间: 2015-03-10 浏览次数: 492

杨璇,女,1989年生,安徽省安庆市怀宁县人 2007年至2011年就读于巢湖学院英语专业,2013年被录用为安庆市望江县特岗教师。目前在望江县鸦滩镇袁祠小学执教,担任四年级班主任兼语文老师,同时也教授不同年级的英语、音乐等科目。 

她从黄梅发源之地怀宁走来,简单质朴,一如山野中吹来的风,带着泥土香;她从懵懂学子成为人民教师,认真负责,一如山野中吹来的风,清新而又芬芳。她是一位小小的女生,她是一名普通的乡村教师,她,就是杨璇。

她是山野吹来的风

同杨璇学姐的见面并没有想像中的容易,记者虽是望江本地人,却也不清楚袁祠在哪,本以为是自己孤陋寡闻,没成想联系了当地同学,同学也是在问了他爷爷后才告诉我“在一座山脚下,旁边有个名为褒隐寺的水库,附近有个村庄叫莲塘城村”。听了直让人发晕!先前就知道没有车直达那儿,甚至连本地乡村常见的“拐的”(一种类似三轮车的交通工具)也不通,于是请了爸妈开车送我过去,本以为车载导航能帮到我们,最后却还是边开车边问人,辗转了一个多小时后才到达。

学校大门口是一处洼地,由于刚下过一场雨,门前的土路很是泥泞,浑浊的积水随处可见。由于是村小,规模小,学校连个传达室和门卫都没有,这倒也省了我进校采访通报的麻烦。一位年轻老师带我来到学姐住处,宿舍异常狭小,大概只有大学宿舍三分之一大的地方,一张桌子,一个放衣服的衣柜,一张上下铺的床,小小的空间居然是两个人住!意外的是,这间房子是在学校食堂里,房门外就是餐桌。学姐瘦瘦小小,整个人都包裹在一件及踝的灰色羽绒服里,开始的时候其他老师还以为我是她的妹妹,都笑着和我打招呼,“杨璇,妹妹呀?”学姐温和地笑道“是呀,妹妹呢,不过是小学妹!”早饭过后,学姐带我来到了教师办公室,依旧很小。其实,整个学校都很小,毕竟只是个村小,学生不多,老师总共也就10个人不到。

令人意外的是,学校操场居然是泥地。现在的学校无论大小,不说塑胶跑道,至少也是水泥操场。然而现实是这里还是泥地,也因此,一旦下雨下雪孩子们都不能出教室做课间操、上体育课了。想到我们为了逃体育课费尽心思,这些孩子倒是有点“身在福中不知福了”。说实话,我虽然从小在乡下长大,但也不大能接受交通如此不便、设施如此简陋的地方,于是不禁问了个俗套的问题“你习惯吗,这里?”。“有什么不习惯的,从一开始就很习惯,我也是农村的,这样挺好的呀

从怀宁到这座山脚下的学校,她不辞路途遥远,不畏条件艰苦,一如山野吹来的风,带着泥土香,却飘到人心上。

山野的风清新又芬芳

学姐面对我的采访有点害羞,与她的谈话,问一句就答一句,从不多说,有时拿过手机看看,有时搓搓手指,似乎有点紧张。但当我问她是如何选择来到这时,她竟笑出了声,像是想到什么好玩的事。她说: “机缘巧合”。原来学姐毕业后并没有马上成为老师,而是在外工作了三年,后来家人和自己都觉得该安稳下来了,便报考了特岗教师,当时是她的一个朋友准备来这,想着有个伴就填报了望江,没想到对方没有参加考试,她却来到这儿三年了,“我本来想去太湖的,据说那里教学质量挺高的”她介绍道。

 

坐在她办公桌的位置,教师办公桌上摆放的东西都差不多,但对面的墙上两张表吸引了我的注意,我这才发现学姐不仅是语文老师,同时还教授不同年级的英语、音乐、品德、书法、信息等课程,我有点惊讶,问她是什么专业毕业的。“英语专业啊,不过一般农村的学校,对英语不是特别看重,所以就成了语文老师,至于其他的课,也是因为专业师资不足吧!”我感慨于学姐的长袖善舞,她却一脸平静地说: “其实吧,这些在农村都很常见的,缺老师,尤其是这些年偏远地区的教师严重短缺,人往高处走嘛,大家都想走出去,去大城市,所以农村大多一个班所有的课就两个老师。在这里我不仅能用到自己专业知识,还教授这么多课,文理都有,感觉自己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呢。”学姐似乎很容易满足,还笑着和我打趣道。

也许是因为毕业后在外工作的三年的经历,学姐的心理有着与她外表不相符合的成熟,这个小巧玲珑的女生总是用自己的豁达、开朗,告诉自己这个地方很好,这里不苦,好像苦着累着本身也是一种幸福,没有埋怨,只有满足。一如山野吹来的风,清新又芬芳。

山野的风吹在孩子的心上

由于天气原因,我们并没有出门走动,都是在办公室呆着。一到下课,就有好多学生来找学姐,有的来交学费,有的来交作业,还有一个男生是来问学姐的名字这么写的“杨老师,你的璇是王字旁的璇还是方字旁的旋?”“你为什么要知道这个……哦,那个呀,你写杨老师就行,我不告诉你我是哪个璇……来,我写给你看”。我赞那些学生很可爱,学姐却道: “你别小瞧了他们,作业写得一塌糊涂,动不动就打架喊老师。”似乎是抱怨,却分明像是家长在外人面前责怪自家孩子的调皮——似嗔实喜!学姐的眉角间早已透露出她心底的秘密。而孩子们呢?从他们对学姐的黏糊劲上,我明白他们实际上早就明白老师对自己如同家人一般的爱了!

我去的时候他们刚刚开学,因为上个学期的提前放假,老师们都有很多工作,不一会,学姐就到隔壁的桌子上去写教案了。办公室里还有两个老师,一个似乎是领导,却并没有单独的办公室,一直在弄着新课表,另一个女老师也在写着教案。我不好意思打扰他们。隔壁教室传来一位老师的教学声音特别大,并不标准的普通话夹带着许多家乡话,还喊得特别大声,让人有点想笑。“你们听到了吗?上课那么起劲,但是那是什么普通话,望普吗?哈哈哈......”办公室的另一位学姐打破了原有的安静,开始笑起正在上课那位老师的普通话,笑完后,还惟妙惟肖的模仿起来。惊讶的是学姐也跟着模仿了两句,那是这里的方言,没想学姐模仿的还挺像那么回事。

学姐的课表很满,后面是两节课就是她的课,时间也不早了,我便起身告辞,离开了学校。青山下,绿水旁,风吹来,带着丝丝泥土香味,清香而又芬芳,想起学姐的回答“以后呀,大概就是留在这吧,只是离家有点远,其他都挺好的,安心之处是故乡嘛,这里让我很安心”。她说这里令她很安心,我想这里的孩子、老师也因为有她也很安心吧,一如山野吹来的风,很轻很轻,却吹到了人心上。(学生记者: 李品秋)

 记者手记: 与学姐的谈话很平淡,无论是说起来袁祠的过程,还是谈论到这里的条件,她都云淡风轻。回来的路上,不知怎的我脑海就想起一首歌《山野的风》,学姐给我的感觉就像那山野的风,微微的风,轻轻的飘过,却能带走了内心的烦躁。我想像学姐这样在乡村执教的人并不少,或许他们并不能称为伟大,但他们足够不平凡。只愿学姐幸福快乐,也希望农村教育环境能够慢慢好转。

幸运赛车_幸运赛车注册 manbext官网-manbext手机注册 威尼斯人注册_澳门威尼斯人注册网站 极速飞艇 188比分直播篮球-188篮球即时比分直播|幸运赛车 必威手机版-必威手机版官方网站 电竞投注_lol比赛直播 永利app_永利app手机版 体育网投_体育网投app